博客 云掌财经
赫荣亮
  • 0

    关注
  • 1

    粉丝
  • 31

    博文
  • 0

    收获喜欢

今日访问量:1次

访问总数:36893次

最近更新:2017-06-06 09:26

中国履行巴黎协定有什么好处

06-06 09:2643300

引言:美国特朗普总统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中国已表态,无论他国的立场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中国都将认真履行《巴黎协定》。笔者认为,中国可将控制碳排放作为工具性工作抓手,推动防治大气污染、去产能、发展新能源等工作进展。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以来,国际社会和美国国内的抗议声此起彼伏,普遍认为对全球气候治理产生负面影响。由此,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特朗普已经沦落成为“孤家寡人”的地步。

首先,在国际社会已经孤立。在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议题上,各国纷纷站队表态,中国、欧盟、日本等《巴黎协定》缔约方均重申承诺,将继续坚守《巴黎协定》,并拒绝了特朗普的协商新条款以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的提议。

其次,在国内,特朗普也孤独,已引发各地不满。美国60多个城市的市长6月1日发布共同声明表示,他们不欢迎特朗普总统的举动,即使总统决定退出《巴黎协定》,这些城市也会建立或加强与全世界的联系,共同保护地球,预防灾难性的气候变化风险,其中,匹兹堡市长比尔·佩杜托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声明:“作为匹兹堡市长,我向你们保证,为了我们的人民、我们的经济和未来,我们将遵循《巴黎协定》的指导原则。”

而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加剧了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治理意见分歧。目前美国37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都在推行可再生能源,目前已在减缓碳排放上取得重要成就。例如,美国加州议会表决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在2030年将加州的温室气体排放降到1990年代水平的40%。6月1日,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布朗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向中国在内的外国政府寻求合作,将对抗气候变化的行动推动下去。作为一个比较松散的联邦制国家,美国的地方政府拥有比较大的自治权利,由此,美国碳交易市场呈现出以州为单位各自组成的特征,形成各自为政,比如区域性温室气体倡议、西部气候倡议、气候储备行动、中西部温室气候减排协定等。

巴黎协定是中美两国联手促成的全球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里程碑式的成果,2014年,奥巴马访华,中美双方共同发布《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公布了两国在全球气候变化上的承诺,一举奠定了巴黎气候大会的顺利召开。

其实,美国已经完成了工业化,碳排放量强度在下降,而《巴黎协定》正式在这一背景下,由前任总统奥巴马全力推动实现的。而中国正在进行工业化,碳排放轨迹正在增长阶段。所以,随着美国的退出,世界将目光投向了中国,6月1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态,中国将认真履行《巴黎协定》,“无论其他国家的立场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中国都将加强国内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

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中国提出了四大行动目标:一是2030年单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年下降60~65%;二是2030年非化石能源比重提升到20%左右;三是2030年左右化石能源消费的CO2排放达到峰值;四是2030年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

当前,中国积极参与气候变化治理,对外是为了争取发展空间, 推动全球气候正义;对内则是要推动供给侧结构改革, 推动低碳转型,节能减排, 推动新能源产业发展, 保障能源安全。因此,中国的气候变化政策是坚定而可持续的, 不因美国的态度变化而转移。

笔者认为,中国可以通过碳排放总量控制,更好地推动节能减排工作,从而为社会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服务,推动社会结构的转型。因此,可以通过控制碳排放这样的工具性抓手,推动防治大气污染、去产能、发展新能源等工作任务,实现如下三个工作任务:

第一,通过控制碳排放促进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近年来,政府加大了空气污染防治力度,空气质量进一步恶化的势头减缓,但整体空气质量改善有限,京津冀等重点地区的污染情况仍然严重,防治大气污染成为政府环境治理的重要工作。当前,考虑到地区的环境承载能力,将碳排放控制与减排工作有效地结合起来,调动社会减排的积极性。

在煤炭、石油等化石燃料燃烧使用过程中,同时排放二氧化碳、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物质,利用大气污染物与碳排放具有同源性、拥有同排放介质和减排措施一致性的显着特征,发挥大气污染物与温室气体排放控制的协同效应,建立大气污染物减排和温室气体减排的协同控制,推动相关制度,实现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细微颗粒物以及二氧化碳的协作减排机制,发挥综合减排效果。

因此,从制度设计上,完善碳交易机制与大气污染物排放的协同治理,在排放权总量控制的全国碳交易市场建设基础上,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对大气污染起到很好的治理效果。同时,鼓励碳排放权抵消机制,鼓励本区域的工业企业购买森林碳汇等方式,将环境改善和碳排放权结合起来,改善区域的大气质量。

二是通过控制碳排放推动传统行业去产能工作。

目前,中国经济整体发展步入了工业化中后期阶段,工业领域碳排放增长进入高峰,随之也将进入顶峰。近年来,中国碳排放增长主要集中在工业领域,特别重化工业,由重工业化发展带来了“三高”(高耗能、高耗材、高污染)问题,同时是能耗消耗大户,主要集中在火电、冶金、钢铁、化工、机械、建材等行业领域。

当前,我国在推动工业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煤炭、钢铁为主要的去产能工作进展较快,但出现了“去产能”的同时,产量在明显增长。产业结构保持着粗放型特征,推动经济增长模式和工业发展理念转变的任务已迫在眉睫。如何进一步推动煤炭、钢铁去产能工作与碳排放强度结合起来,将碳总量指标和碳排放强度纳入到工业结构调整的考虑因素,从生产工艺、产品能耗、产品全生命周期绿色管理等角度出发,考虑发展绿色工艺、绿色产品。从而,进一步确定在传统行业中,哪类生产工艺应当淘汰,哪些企业的排放强度应该改进甚至企业关停,从而精准锁定传统行业的“去产能”对象。

三是通过控制碳排放激励新能源技术的创新发展。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但难以改变全世界能源革命和追求能源转型的迫切愿望,各国能源战略和气候变化政策协同发展的趋势不可逆转。其中,新能源是“中国制造2025”国家战略的重要方向,可以将控制碳政策运用到鼓励新能源产业发展中来,尤其鼓励发展太阳能、风能等,鼓励天然气开采技术的进步。比如推广工业电器、生活日用、交通、住宅等领域应用新能源产品和节能技术,将产业扶持和产品补贴、行业准入与碳排放强度结合起来,推动清洁生产、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产业的发展。

我国要加强与国际社会在新能源领域的技术交流。欧盟一直是全球低碳经济的领头羊,在风能、太阳能、生物能源、二氧化碳的捕获和储存等新能源领域技术发展成熟。与欧盟开展风能和太阳能等领域的技术合作,2016年,欧洲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比重达到了30.2%,其中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合计占比13.2%,而目前,中国遭遇了严重的弃风、弃光问题,中国2016年平均弃风率17%,平均弃光率20%左右。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使得新能源汽车制造商看空美国市场,加大对中国市场的投入力度,6月2日,即在美国决定退出《巴黎协定》的第二天,德国戴姆勒公司、大众汽车公司宣布将在电动汽车领域扩大在华投资,分别与我国的国产汽车厂商北汽和江淮开展合作。

此外,美国联邦政府退出巴黎协定,但仍可以和美国国内的环保力量合作,加强与州政府、科技环保企业的联系,寻求提供资金、技术转让等方面的支持,为国内发展新能源产业争取更公平、开放的国际环境,降低全球能源供给对石油的过度依赖。


下一篇: 没有了
赫荣亮为好友
0/100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拖动验证码到相应位置